当前位置:首页 >> 厦门教育学会 >> 资源中心
素质教育、创新精神和实践——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张绪培在2010中国教育年会上的讲话
发表人/单位: 厦门市教育学 发表日期: 2010-07-31 [ 字体显示: ]
素质教育、创新精神和实践

国教育学会副会长 张绪培

 

    第一个方面是社会责任,第二个方面是创新意识,第三个方面是实践。我今天着重就围绕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谈四点认识。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一直是我们中国的基础教育自己感觉叫的不大响的方面。我们感到在这个方面我们教育有些问题。那么要改变这个状态,我想讲四层意思。第一层意思,把颠倒的教育节奏颠倒过来,让孩子保持好奇的天性。现在我们的教育节奏有点不对劲,我们的教育节奏是越小越苦。现在有一句话,叫做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句话就它本身来讲可能也有合理性,但是这句话越来越推向极致,被异化。所以现在我看小孩儿越小越苦。它的结果是什么呢,越小越苦,大了以后就不读书。现在我看考进大学以后真正在读书的孩子的比例在下降。好奇是一个人的天性,他只能保护,而很难再重新去培养和唤醒。所以我感觉我们教育里面很重要的是要保护孩子们的好奇,所以要让孩子们从小不要对学习感到害怕,不要对学习产生厌恶。现在我们让孩子从小忙得团团转,最后令孩子落下了很多坏毛病。现在孩子有一个毛病叫拖拉。干什么事情都喜欢往后拖,我看这个毛病多半是家长逼出来的。这个孩子作业做完了,家长问做完了没有啊,孩子说做完了,家长又拿出一本说,接着做吧。小孩小的时候不懂事啊,他就拼命做,做到最后他发现这个事是没完没了的,所以稍微大一点后他懂事了,他就反抗,他这个反抗是消极反抗。做完了没有啊,没做完,做完了没有啊,没做完,所以现在这个孩子一般都有一个很拖拉的毛病。所以我想彻底把孩子解放出来,首先把小学生解放出来。我看不仅仅是小学生,要把学前儿童解放出来。孩子就是以玩为主。中国的教育改革我感到有一点值得总结,中国的许多教育改革总是企图完成完不成的任务,就是我们总是企图超越。学前教育想把小学的事干了,小学想把中学的事干了,中学想把高校的事干了。实际上这样培养出来的孩子我看成才的不多。所以我想我们要把小孩子解放出来,真正培养他让他高高兴兴地学习、生活、玩。所以我们浙江省呢,最近,我们准备先从义务教育阶段开始减负,三位一体。一个就是以县为单位,减负要集体行动。从义务教育开始减负完全可以以县为单位,因为高中都在你们自己手上。第二个,我们省去年花了很大力气通过了浙江省自己的地方法规,叫做《义务教育条例》。《义务教育条例》对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负担给予了明确的限定。再一个,就是把督导责任区这个事做好,所以三位一体我们今年想把这件事情做好,就是保护孩子的好奇心,把颠倒的事情颠倒过来。这是一件事情。第二件事情就是按规律办,让孩子智慧起来。现在我们好多媒体讲德智体美我们只抓智育。我看讲得还客气了。我看我们现在有很多地方抓的是分数而不是智育,不是真的智育。过度学习。

刚才我们讲,这个科学发展观,在我们这个教育里面,我看这个科学发展观也应该是一个指导思想,就是我们的教育不科学。现在这个教育为什么谁都可以讲我们呢,谁都可以指手画脚,谁都可以指责教育,就是因为我们教育不够专业。现在可怕的是我们搞教育的人自己不把它看作是个专业。我们对所谓办人民满意的教育有一种错误的理解,就是老百姓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我看错了,老百姓需要我们去引导,因为教育是科学,教育有它的规律。比如说,人们能改变单纯的6m就是方法、过程、情感、态度、价值观。这件事情,叫了那么多年也没落实。我到美国去,小学四年级的课,听完后他还布置作业。美国小学生没有作业,我那天去真还有作业,布置的什么作业呢,请孩子们回家证明一下你们家里的宠物是左撇子还是右撇子。同志们,我觉得这道题出得好极了,就是美国的教育科学方法论他是从小学开始渗透。让他证明家里的宠物是左撇子还是右撇子,这一个题目包含着科学研究的一个完整过程。首先要选择研究对象,美国家里一般还不止一个宠物,选择研究对象,研究谁吧。第二个做你要设计实验,第三,设计实验以后你要去观察,观察以后你要记录。记录以后你要分析,分析以后你要得出结论。所以像这种方法论的培养,美国是渗透在整个教育教学过程当中,再比如说教学民主,没有教学民主就不会有孩子的创新精神。就不可能培养有问题的孩子。我们现在培养孩子的症结是什么呢,没有问题了,我们就以为是好孩子了。有没有问题啦,没问题,我们觉得这是好孩子。如果没有教学民主,我们就不可能培养正义精神,也不可能培养孩子独立的人格。再比如,教育联系孩子的实际,这个是我们的基础教育里面很薄弱的。我是教物理的,我们的分子运动都是从布朗运动开始讲起,显微镜下面花粉团的运动。我发现美国和欧洲的课本,分子运动都是从厨房讲起。厨房里面妈妈又在做红烧肉了,他没看见,但是他闻到了,说明肉分子钻进了他的鼻子,说明酱油和糖分子钻进了他的鼻子,综合反应这是肉,而且是红烧肉。为什么啊,冷的时候闻不到啊,分子运动的剧烈程度跟温度有关。分子运动论所有内容,所有结论都在这里。所以我说只有把我们的教育教学跟孩子的生活实际紧密地联系起来,让孩子学会用学过的知识去解决身边的问题。把身边的问题带到课堂里面来。再比如社会实践,团队活动。社会实践,团队活动、研究性学习,落实了吗?而这些东西我们知道,行千里路和破万卷书是同样重要的。所以如何按教育规律办事,让我们的孩子真正智慧起来,而不是光是会做题目,这个很重要。

第三,小班化和走班制是必由之路,让孩子有选择的机会。大家知道我们现在的基础教育已经普及了。而在国际背景下面,基础教育普及后,教育形势的两大变化必须引起我们高度重视,就是小学的小班化,中学的走班制。大家知道,我们已经到了一个都不能少的阶段,因为教育普及了。而人是有差异的,如何让每一个孩子都能够朝着适合他发展的方向发展,寻找适合每个孩子的教育,小学阶段必须把班额减下来。所以纲要里面有推动小班化的论述,我觉得这是很对的。我们现在的中学的课程,现在已经有了一点弹性,我觉得还不够,还要有更大的弹性。让孩子在选择中学会选择,让孩子在选择中发现自己的潜质,让孩子在选择中学会对自己负责,我看让孩子学会选择是一个很重要的教育教学的过程,我感到也是教育教学的目标。有个美联社的记者到我们清华北大,问清华北大的学生,说你们现在学的这个专业是不是你们自己选择的,是不是你们自己最喜欢的。没想到,她说,北大清华的孩子大部分说NO他又问你们为什么要选择这个专业呢,爸爸妈妈选的,爷爷奶奶选的。还有一个,我们的高考分数到了这个专业,我们就读了这个专业。所以这个记者回去以后就写了篇文章挂在网上,文章的题目叫做《美国人不要急》,美国人你不要着急,中国学校现在的水平就这个水平,因为大家知道,四五年前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高等教育招生人数已经超过了美国,所以美国有个政治家就放出了一个理论叫“中国威胁论”,说中国的软实力也不得了。那么他这篇文章是回应,中国的软实力没什么了不起,美国人不要着急。她说这样的孩子,他在读的这个东西不是他自己喜欢的,那么今后是不会有大出息的,不会有大的出息。所以我想呢,如何把人生规划,放到我们中学的教育教学当中去,让孩子有更多的选择,让孩子学会选择,让孩子在选择当中发现自己的潜质,喜欢什么,适合干什么。最后,让孩子到了大学以后,逐渐的把自己的好奇变成兴趣,最后变成自己的志向。这样的孩子他才可能有大的作为,才可能有出息。所以浙江省的高考改革方案就试图往这个方向走。浙江省高考改革方案最大的特点就是分类测试,分批录取。就是我们让考不同大学的孩子考不同的内容。浙江省高中教育已经彻底普及了,浙江省高中的毛入学率已经到了97%,在这种形势下如果还是三年念一样的书,考一样的卷子,那这应该算一件很滑稽的事情,所以我们1447。需要我们专家去引导。而且我们感觉学生在选择的过程中也学会了对自己负责。现在我们说我们高等教育大发展,但是我们培养了一大批啃老族。毕了业以后不干活,啃父亲母亲。如果究其原因,这很简单,他读的这个书是爸爸妈妈让他读的,专业是爸爸妈妈帮她选的,所以他不知道负责,所以让孩子负责要有载体。现在我们老是讲孩子没有责任感。我们什么时候让孩子真真正正为自己负责吗,没有,都是我们给他安排好的。这是第三个观点。

第四个观点,第十名现象给我们的启示。让孩子有更多的空间和时间,给孩子更多的空间和时间。我们浙江省有一所很有名的学校,他跟踪了他们学校毕业的学生,最后得出结论,班级里面第十名左右的学生后续发展是比较好的。上次徐匡迪同志回来,徐匡迪同志是杭高毕业的,他们搞同学聚会,他们班里的同学讲,匡迪同志当时在班里的时候大概也是十名左右。(谈松华:天长路小学,李政道也讲过这么一句话,他也讲,同学中间真正有出息的,大概也就十名左右。这当然不是一个规律,但是这里面很值得我们思考。)(顾明远:基本上是这个规律,因为第一名他这个心理负担太重,主要注重考试,第十名她就比较自由了。心理负担也小了,他看的东西也就多了。)因为要保证他这个第一名,他要付出的代价是相当大的,而且这又是很不值得的,对他的后续发展没有多大帮助,牺牲的东西太多。而这个第十名就不一样了。所以第十名现象我是觉得很值得研究。第十名有以下几个特征。第一个特征,他不大引人注目,老师也不老盯着他,因为还可以吗,他也不是最差的。家长也觉得他还可以,也比较放心。所以他被家长、老师相对忽视了以后,他倒反而有了自己的空间和时间,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领域。我建议给孩子更为宽松的环境,让孩子有更多的自己的空间,这个是成长的一个很重要的保障。如果一个孩子的每一分钟都是家长和老师给他安排好的,这样的孩子,我看最终不会有大的出息。所以我想从这样四个角度来理解素质教育,来理解创新精神和实践